每天不到4美元,九個月淨賺8000美 ! 展開
E哥2019倒數三天

期貨迷宮

  • 299
  • 0

2018年6月23日星期六


[摘要]

我們為什麼要做期貨?如果是一開始就要賺大錢,這個目標就錯了。這樣的目標進來,你只有滿懷希望,充滿絕望而去。

[正文]

2017年1月23日,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徐翔、王巍、竺勇操縱證券市場案進行一審宣判,被告人徐翔、王巍、竺勇犯操縱證券市場罪,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、有期徒刑三年、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,同時並判罰逾百億罰金。

而十年一夢的青澤,卻選擇不操縱市場,並開班授徒,成為業內的投資教父。

青澤1985年考入北方交通大學,1992年獲得北京師範大學哲學碩士學位。畢業後,他放棄了北京某高校任教的機會,選擇了投資之路。

1993年初,青澤出任一家國有企業職業操盤手,進入股票市場,1994年涉足國債期貨交易,是國內最早的一批期貨投資者。與許多投資者一樣,剛邁入市場時都是意氣風發、躊躇滿志,把市場看作一個賺錢可以信手拈來的地方。

在1993至1995年這三年里,青澤認為自己對市場的認識是單純的,對交易的把握也是相對單純的,懂得不多卻無意中契合了市場投資的基本原則,交易結果尚可。而正是不明其因的初戰告捷,給日後的交易失敗埋下了禍根。

在經歷了前三年的「勝利喜悅」之後,青澤開始全面介入商品期貨市場。

他回憶說,「無知者無畏」是那幾年的最真實寫照。曾經賺了點錢,就誤以為自己掌握了期貨市場的規律,掌握了期貨交易的要領,從而開始驕傲自大起來,仿佛一個駕齡兩年以上的駕駛員,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了,交通事故的威脅接踵而來。從1995年到1999年,青澤的交易結果大起大落,真正體會到了「獨自徘徊在天堂和地獄」的煎熬。

從1999年開始,國內商品期貨市場進入整頓階段,交易逐漸變得冷清。青澤在經歷了前幾年的大起大落之後開始自我反思:期貨交易到底是怎麼回事,有沒有成功的投機之路?

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。許多職業投資家終其一生,也沒能概括出一條絕對通往成功的投機之路。青澤重新對市場變得敬畏,將自己從1993年入行後的投資心路歷程逐一梳理,認真總結,最終於2005年完成了《十年一夢》。

2005年,伴隨著大宗商品超級牛市周期的開啟,期貨市場迎來了春天。帶著前十多年的經驗教訓,青澤的期貨交易跨入新的台階——通過對自己的交易歷史、個性特徵、市場的交易規律等系統化研究,逐步構建起了相對比較完整的交易思想和體系。

青澤十分強調交易體系的構建,尤其是交易邏輯的完整性和一致性。他認為交易的失敗很大程度來源於交易邏輯的混亂,缺乏嚴整的交易體系,而追究到根源,則是交易者的心性、品性等問題。

近兩年,中國期貨市場邁入了真正的大發展時期。隨著交易者的逐步成熟、機構投資者的漸漸崛起,期貨市場的行情特徵也在發生著明顯的改變。這兩年青澤的投資心態逐漸轉向平和,投資思想繼續完善,慢慢從一個追求高風險、高回報的期貨交易員向穩健、理智的期貨資產管理專家的角色轉型。

青澤認為,自己之所以能在期貨市場中有所成就,這種學習的重要性是毫無疑問的。「投資是一門藝術,但沒有嚴謹的科學研究,沒有長時間的經驗積累,這一過程是很艱難的。」很多投資者進入市場之前對投資一無所知,之後即便過了很久也不會去系統地學習,這在青澤看來是完全錯誤的。「你必須要打有準備之仗,就像游泳,不能跳進深水裡去現學,結果人淹死了還沒學會,我之前的大起大落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。」

「對99.9%的投資者來說,可以問這樣一句話,你會投資嗎?投資是什麼?當這個問題你回答不了的時候,虧損是正常的,輸是正常的,贏才是偶然的。所以我對投資人的建議是,更多地追求內在的、對於投資之道的認識,然後形成自己的投資風格。」然而要想達到這一水平並不容易,青澤認為,很多東西是無法通過看書等方式掌握的,「知識的培養需要有一個基本的思維框架,一個合理的知識結構,但對投資者來說再深一步就很難。」這時想要提升境界,很大程度上要從虧損中領悟,所謂想賺錢就要先賠錢。「必須拿自己的錢去賠,賠的數量越少,你承受的痛苦可能也越淺,這時要領悟得深就比較困難。所以必須讓你難受,難受到極點。非得自己去摸索,去動手,去賠錢不可。這個事情對專業性要求太高了,我做了20年,感覺才剛入門。」

能否在市場中存活的另一個關鍵是心理因素,比如能否在市場和帳戶價值大幅度波動之際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。「早期的話,沒有經歷過心理訓練的人在金融市場裡面肯定會慌,虧了錢,虧大了,一直到目瞪口呆的時候,動作也亂了,思路也亂了。」

在青澤看來,這個階段對每個投資者來說都是必經之路。青澤早些年的交易狀態也是一個逐漸穩定的過程,剛進入市場到1996年屬於純粹的無知無畏、膽量大於智慧的階段;1997年到2000年,經歷過更多的大輸大贏以後最終結果並不好,開始有壓力,處於過度謹慎的心理狀態;最後是漫長的調整並達到波瀾不驚。

「我覺得這裡頭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技巧,我自己心理成熟的過程其實是一個磨鍊的過程,而不僅僅是一個知識學習的過程。即使是現在,壓力肯定還是有的,心理上的波動也會有,但是這種波動不足以影響到你的操作和風險管理,心大了,波動性就小了。」

期貨交易,我自己看確實像個迷宮一樣。這個迷宮進去容易的,要進去以後出來非常非常困難,我自己大概90年進這個迷宮,在這個迷宮裡頭摸索了至少八九年左右的時間以後,我才慢慢的搞清楚這個迷宮裡面大概是什麼情況,應該說還沒有能力超越迷宮,我在迷宮裡處於什麼位置。剛才路上,有人問我,我開玩笑,我自己期貨能力的水平評價,剛剛摸到期貨交易的門。曾經做過我這幾年交易的評估,把交易水平分為四個等次,高盈利,每次交易成功也很低,都失敗了,這是最差的。好一點是成功率比較高,比如十次交易里有五次六次盈利,交易結果還是失敗。第三種情況,成功率不太高,你的交易結果是好的,最高的,按照他們的說法,成功率很高,回報也很豐厚,這就是最優秀的。

期貨交易迷宮要走出來為什麼非常困難呢?導致期貨交易失敗的原因有無數種原因,方向,進場時間,風險控制,重倉交易,逆勢交易,系統和市場是不是匹配,比如直接作業系統,有沒有一致性,盈利的倉位拿過頭了,也有運氣的問題。我感覺國內很難做,為什麼?白天陽光燦爛,收完錢後,第二天早上面目全非,這是交易技巧能力的問題。交易每天都有變化,我們每天都在面臨,從局部角度來說,期貨交易成敗確實和運氣有關係,等等。

原因有很多很多,成功非常非常困難,你解決其中這麼多的問題,這個問題還只是我簡單列了一下,如果讓我再說一下,可能50個、100個原因都有。你一個一個去克服,這個可能也解決不了,最終我如果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,還是應該有個相對完整系統的交易風格。 做期貨的一個朋友做了10年,做完以後,十年磨一劍菜刀都沒磨出來。期貨交易要走出一番局面來非常困難。我不給人講期貨,也不願意講,黃金也不願意談。如果一定要談,作為期貨真正要做好的人,談談做人我覺得更靠譜一點,因為策略和技術方面的問題,包括行情方面的問題都是具體個別的問題。這些問題,跟你談完以後,如果沒有給你人生觀、人的心理、人生態度、人生修養這方面聯繫在一塊兒的話,談了沒有用。

期貨交易我只是講了他的負面的,有失敗的肯定也有成功的。成功者是有,我見過做期貨的人,做的好的,真正讓我看到覺得好,不是傳說中做的好,可能也就十來個。國外也有一些做的好的,咱們不去管,國內的期貨市場,十多年。我有一個朋友,我拿200萬做,他拿300萬做,六七月份做,我把200萬投進去虧了五六百萬,他把300萬做成三千多萬,而且這個朋友把其他資金取走後,只剩下800萬,一個多月就變成一千八百多萬,做得也很好。投資市場這個朋友做得非常成功。

這個朋友自動交易手法,他的想法,他的膽量也好,風險意識也好,對趨勢的判斷,以及入場時機把握,因為當時做交易做了很久,對他印象很深,現在回憶起來,這個朋友做得很好,現在也在北京。讓我很驚奇,如果這種理念和方法,他的操作手法,我現在理解他,我特別奇怪,他為什麼在94、95、96年時候能夠達到那種水平,我明明看到價格版期貨每天價格波動很兇。有一次一兩分鐘之內他可能放了五六個單子進去,第二天就擴大了版,一下就掙了四五千萬,那種眼光,理念,交易出手的膽量,這種水平,我覺得他是個天才。因為那個時候基本投資理念的很少,他也不可能有什麼老師,我當時也想這個東西他怎麼弄的,這個交易有沒有老師教他,他說可能就是前幾年,92、93年,兩年之內股票市場也賠過大錢,最慘是一千萬賠一二百萬,94、95就做得很好了。他說你沒看到我賠錢時候,這種交易風格和能力,確實是比較好的。 第三是期貨市場最核心的問題,順勢交易也好,風險意識也好,這個朋友做得很好,而且對中國投資市場整體結構踩點踩得非常好。96年我還做期貨,他不做了,他做股票去了,本來我們合夥要做深圳的一個基金,很成功。這是一個做期貨做得非常好的朋友。

前段時間我辦公室里來了一個實習的小孩,朋友介紹的,想和我討論討論,學習學習,我為了面子,覺得來也行,給他半個月時間實習。來了兩三個月以後,我發現這小孩本來投資水平已經很高很高了,剛開始我以為他吹牛,後來我仔細查了一下,他做得真得非常好。包括咱們浙江永安期貨,北京營業部也有做得非常好的高手,我有一個朋友前幾年也是開始委託我做理財,後來他還讓我給他推介一個操盤高手,我也推介一個,當時給了一筆錢,幾百萬,兩年多時間掙了幾十倍了,期貨交易成功的人是有的。

一個好的操盤手,第一個,你肯定要有這種能力,看出機會的人,看出真有可能有行情的交易也好,沒有行情的情況,你要有這種分辨,這是最起碼的,什麼時候市場可以做,成功的機率比較高,什麼時候做著沒勁,也不可能賺大錢,這是第一個,要有內在優勢和勝算。有了這種眼光能力以後,這是一個。

另外一個,把握市場趨勢的能力,你看對了以後,機會發現了以後,你做交易做進去,本來能掙一百萬的,你掙五萬就跑了,首先要有交易的眼光和能力。 期貨市場這樣的高風險市場,只有贏家、輸家,沒有專家。市場在變化,投資理念的本質問題,虧小錢贏大錢、趨勢交易、風險管理這是永恆的主題。

期貨不但是做大盈利的過程,更重要的是做大自己的過程,期貨投資要做好,我覺得跟人有重大的關係,一個人在生活中,如果對自己的優點弱點、性格特徵不充分了解,要做好期貨我覺得是非常難的,為什麼?因為期貨交易的買賣技術方法、風險管理本質上還是可以學習模仿,但是就算你學會了買賣方法、風險管理,一旦進入期貨市場,你會發現期貨市場是個有強大誘惑的地方,實際上做出來的動作,跟你學到的會差別非常大,你會迷失在期貨交易利益的大海裡面。所以說期貨交易要成功,一定要了解自己,超越自己。期貨市場要了解自己的代價會非常大,你只有賠了錢才能了解自己。

第一,期貨交易是條非常艱難的路;第二,我理解的期貨交易的大的思路。

期貨投資我感覺講的意義不是很大,都講理論上的東西沒什麼用,為什麼?因為真實的交易感受體會,只有自己拿著錢賠,賠光了心疼了再去賠,這樣的總結和體會市場教給你的教訓,讓你知道什麼事情不應該做,什麼時候可以做,這種真實的體會是很難傳授的。莊子裡面有個故事,說一個做輪子的木匠。皇帝在讀書,他就說書上的東西沒有什麼用,皇帝就說書上的東西都是聖人寫的,怎麼會沒用。木匠然後談到一個問題,他70多歲還在做輪子,本來應該退休了,他說做輪子快和慢的差異非常大,太快了太緊,太慢了太鬆,所以這東西教給他兒子都非常困難。我想期貨投資也是這樣,我兒子估計以後也會跟我學這東西,學一些高手的思路方法是可以的,但是真實交易,他不進入天堂地獄,不去虧錢,很多東西他是體會不到的。書上真正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,其實是很抽象的。

期貨交易其實上是個迷宮,裡面有很多路,如果你不是站在更高的高度看迷宮,你直接因為某種利益進去,你會發現可能掙到錢,做的時間長了,就會發現市場越來越複雜,大多數投資者都會迷失在裡面,所謂成功的投資者走出來的非常少的。階段性掙一段行情的錢的人很多,但是要突破迷宮找到成功交易的路,從更高的高度長期生存、盈利,這是非常難的事情。

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,做了十年期貨,我覺得他的悟性很好,他寫了一段話:做了十年期貨,十年磨一劍,什麼也沒磨成,長了很多教訓就是沒掙錢。

大多數可能都是這樣一種狀況,比如國內的實盤大賽的活動也比較多,交易冠軍,階段性跟市場合拍重倉交易暴利,這是完全有可能的,掙5倍、10倍,甚至更高的倍數,如果投資者看到這樣的高手投以羨慕的眼光的話,說明這個投資者並不是很成熟,我一般會離這樣的高手遠一點,他很有可能把你帶到一個並不應該去的地方,這樣的暴利肯定是無法長期複製,而且這樣的操作手法必然有高風險,一旦市場不順的時候,就可能會出大問題,邏輯上是一定能成立的,我這樣的朋友也比較多,我非常羨慕這樣的成績,但是在期貨市場做的時間長了,膽子比較小一些,所以更講究相對穩健的方法,階段性的盈利都是曇花一現的事情。

為什麼期貨交易是個迷宮,我想期貨投資一定要走到一定的高度,因為進來會碰到無數的困惑問題,而且這些問題必須要自己解決,從中找到合適自己交易方法。 趨勢交易很重要,但是我有好幾個朋友,就不是趨勢,就是掙到很多錢,至少這幾年都這樣,為什麼呢?並不是趨勢交易本身不好,而是他的思維特徵善於另一種,本來是很危險的事情,他的個性,敏感度跟別人不一樣,對他來說是找到一個符合自己個性特徵的邏輯方法,別人都不能複製,一複製結果肯定是非常不好的,趨勢交易相對容易複製一些。

要走向成功,走向成熟好多問題需要回答,我們要對整個行情進行分析,我想問一句,基本分析有用嗎?有人靠基本分析發財,如果亂用也是非常危險,價值投資跟趨勢投資有時候也有矛盾,有人說基本分析很有價值,有人說誤入歧途,很多商品短期大幅運動跟基本面一點關係都沒有,市場暴漲三天,暴跌三天,把你帳戶弄乾凈了,但是基本面什麼也沒發生。市場短期的波動用基本面是解釋不了的,但是長期的角度來說,有人說跟基本面有關係。要考慮怎麼去運用基本面分析,如果沒有想明白,到有一天,該相信基本面分析的時候,你不相信,你相信的時候,又是錯的。

很多投資者的指標工具也很簡單,像發明技術指標的美國人,後來發現沒什麼用,順其自然,按照趨勢來做是最好的,但是我們現在電腦下面就有很多指標,到底是相信還是不信,也應該有自己的判斷,包括趨勢交易中,有人說趨勢交易重要,有人說風險管理重要,到底這兩者是什麼關係?按照我自己的觀點,預測判斷市場或者是找到有勝算的交易機會,這肯定是交易的基礎,因為一個交易者沒有在市場上找到一個規律性的機會,掙不到錢,說風險管理是沒有意義的。如果有掙錢的能力以後,這時候組合起來就非常厲害。包括有人做短線的做得很好,有人做趨勢很好,有人做程序化交易很好,這三者之間怎麼取捨,怎麼區分好與壞,這也要根據自己的個性、資金狀況來取捨,最終找到適合的。

對一個新手來說是很難確定哪個是適合自己的,一旦要確定了,肯定是交過很多學費了。期貨投資到底是門科學還是門藝術,在期貨市場的迷宮裡,這樣的問題非常非常多。從我個人的長期投資經歷來說,階段性地在一段時期內掙很多錢,是可能做到的,但是從長期角度,還需要再深入的思考。有人說股票和期貨市場是有經驗的和有金錢的人的地方,期貨交易是個比較殘酷的地方,期貨市場是有錢的人獲得經驗,有經驗的人會獲得金錢。

如果期貨市場是個迷宮,有沒有可能走出迷宮?要走出迷宮,一個是要有心,一個是要有緣。有心是指個人的主觀努力,在期貨市場中無數次失敗後還有信心堅持著去學習,去交易思考;有緣指的是期貨成功者能成大器者,也需要運氣。對期貨本質的理解,肯定不是書上學的,一定是無數次痛苦的實踐。

從我接觸的成功者來說,成功者往往先有進入地獄的考驗,國內外都有這樣的例子,像國外的索羅斯,他當時剛成立的基金400萬美元做到最後200億美元。1987年索羅斯做股指期貨做虧了,一下子損失了十幾個億,1992年的英鎊危機,索羅斯掙了很多。這些故事都是索羅斯投資理念成熟以後發生的事情,我最感興趣的是1956年索羅斯以一個貧窮的移民的身份進入美國到1969成立量子基金,這個十年索羅斯在做什麼?包括索羅斯這樣的大師,他的靈感來自哪?來自血淋淋的教訓、爆倉的經歷,要領悟成功之路,捷徑肯定是沒有的。

國內也有很多例子,我講一個身邊的朋友的例子,2008年金融危機,前後三四年,賺了好幾個億,他是國內我最佩服的交易者,後面我會講他的交易案例,我給了他一百萬做成了三千萬,2003年的時候,他曾經賺到4000多萬,一個星期就變零,像他這樣成熟的交易風格,他也是經過無數次的教訓。還有一個,我們國內前年出來的特別了不起的人,做棉花前兩年,從幾百萬到做到20多個億,大家都知道是野人。在他做到幾百萬以前暴過兩次倉。我一次在北大上課,吃晚飯的時候,一個投資公司的老總過來,他說他跟了這個做棉花的高手跟了三年,並不是很順暢,曾經也掙過錢,最後也沒有了,他的一千萬到了三四千萬,也不平倉,又變成一千萬,最後在虧了幾百萬後,撤走了,到底是怪自己還是怪別人。其實這樣非常厲害的投資者,以前的交易經歷並不是一帆風順的。

另外還有我的學生跟我講,同樣是這個人,他早期做交易的時候,總希望以小博大,利用市場大的趨勢行情賺大錢,那時候好不容易有了50萬,扔進去就打水漂了,再過一兩年,再整50萬,做了好幾次,我想那種情況下,對他的人生自信、理念、承受能力都是巨大的考驗,沒有一個人上來都是一帆風順的。

期貨要成功,時間非常非常重要,中國功夫高手李連杰去歐洲訪問的時候,記者問他什麼叫作中國功夫,他說中國功夫就是時間,真正的高手最厲害的都是靠時間的積累。國外有個心理學家,提到一萬小時定律,我覺得很有道理,他說任何一個行業,如果要達到世界頂尖的水平,你要花一萬個小時去學習思考。像我們做期貨,平均5個小時一天,也要好多年,後來我想,我們交易的時間還不算一萬個小時,交易的時候坐在那,並沒有長進。研究交易的書中也有這麼一個問題,寫的有點誇張,說頭個十年無法獲得市場的學問知識,第二個十年也不行,得到第三個十年。也就說要做20年的交易以後,才能對市場方方面面的了解比較透徹。

我剛才講了迷宮岔路非常多,要把岔路整合成一根紅線,我打個比喻,自行車的鏈條,自行車要走,鏈條肯定要完整,要是缺一節,自行車肯定騎不走,期貨交易的一條條岔路相當於自行車的一節節鏈條,剛開始做交易,交學費買一教訓,最後一個個鏈條穿起來變成一個有機的整體,這樣自行車才能騎得動,期貨交易也是這樣。

如果期貨交易是門藝術,投資背後肯定是個深入的科學研究,這是基礎。期貨市場要理解得透徹,確實需要時間,最好能達到精通的程度。孔子曾說過,登東山而小魯,登泰山而小天下,我覺得這話是有道理的,期貨交易要成功,首先要達到一定的高度,有犧牲精神、努力學習的精神。

第二個,你對期貨什麼都懂,你這樣的方法能不能在市場上掙到大錢,需要靠外界的環境,要有緣,我所說的市場上的傳奇故事,往往發生在市場有重大行情的時候,金融危機的時候、大的通貨膨脹有可能賺到大錢,在這樣的行情下,市場才可能有大的趨勢,一般情況,市場價格一般都很合理的,這樣就掙不到錢了,平穩的市場要掙到錢,主要是靠智慧、技巧,真正要掙到大錢肯定要在大的牛市熊市。這兩年股票市場掙錢難吧,並不是水平不行。那個朋友在棉花掙了這麼多錢,剛好棉花市場發生了30年不遇的行情,假設這棉花市場5年沒有行情,雖然能掙到一些小錢,但不可能取得現在這麼大的成就。

我還可以講個5年以前,當時在豆油市場,5000漲到14000的過程中,武漢有個老太太從5萬掙到1千五六百萬,最後賠了只剩下7萬塊錢,我想講講5萬到1千五六百萬的過程,那個老太太原來是做股票的,做的不好,後來用了5萬買豆油期貨,上漲了繼續買,一直掙到1千五六百萬。這裡就有個思考題出來了,應該說這個老太太並沒有專業化的投資技巧,為什麼能掙到這麼多,我想期貨市場並不是能力水平的問題,而是市場剛剛出現大的行情機會,如果期貨投資要做成功,通過積累知識、積累學問,對期貨市場有深刻的理解,這個肯定是基礎,要掙大錢還是要靠外面的環境。

現在的市場能掙到些錢就不錯了,你一定要在這樣的市場當中掙到大錢的話,實際上是強行要求市場給你機會,風險非常大。如果真正出現大行情了,你隨便買個稍微好點的股票都能掙到錢的,對這個規律的認識,可以讓我們看清楚市場中什麼是機會,我想期貨市場大富是跟命運有關係,小富靠點技巧。我為什麼拿銅的例子,08年金融危機的行情,這種行情當時非常稀缺,非常少。我剛才講的一百萬賺到三四千萬的朋友,他另外一個帳戶在金融危機的時候,短短几天賺了9000多萬,當時是三四千萬的帳戶,為什麼他能賺這麼多,跟剛才老太太的情況是一樣的。橡膠市場當時也是這樣的走勢,他的交易思路只要跟市場條件不匹配的情況下,他也不行,我覺得他的虧損有點過快、過大、過猛,說明最優秀的交易員也有情緒化,在短期內也會喪失理性,人總有人性的弱點。

投資者要走出迷宮,要有心還要有緣。

我理解的期貨交易的基本思路,如果作為一個投機者的話,怎麼理解市場,該採取怎樣的交易方法?期貨交易的幾個要素我覺得可以談下,先不說具體的買賣技術,看上去我這個圖很理論很全,我覺得這個圖很有價值,比學到一些買賣技術還重要一些。我們為什麼要做期貨?如果是一開始就要賺大錢,這個目標就錯了。這樣的目標進來,你只有滿懷希望,充滿絕望而去。有了目標之後,你的心態上也能控制住。目標確定後,對市場價值判斷要有思路方法,這就是交易體系的問題,這個體系是為了完成目標服務的。體系也不是萬能的,總有些時候跟市場不匹配,體系的後面要有交易策略和風險管理,這就是交易手法的問題,這幾個要件構建起來以後,然後一步一步去做就清楚了。

從傳統智慧來講,交易靠什麼取勝?大概分為3個方面。最基礎的是交易技術,是在市場中的能力問題。第二個,有了這個能力,馬上涉及到風險管理問題。因為交易是個機率的東西,你的盈利能力不管有多高,總有失敗的交易。如果這2個問題都解決了,那麼第3個問題就是知行合一。交易技術有了,風險管理能力有了,手段、方法都有了,但是在交易過程中,因為心理的影響沒有做到,也會出問題。知行合一的問題,就是個心態問題。這在國外的交易書籍中,《金融王國的自由之路》、《走進我的交易室》2本書中都談到了這個問題。期貨成功交易員必備的3個因素,技術、策略、心態。《金融王國的自由之路》這本書,風險投資、交易策略內容占了30%,最重要的是心態、心理的修養,人性的修養。期貨交易,不僅是個盈的藝術,還是個輸的藝術。風險控制對於一個期貨交易員來說,是個非常難、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從我自己做交易來看,一年中,賺大錢這種事是印象比較深的。但是,印象更深的是,本來要賠錢的時候及時把控住、轉危為安。期貨交易就是這樣,你在應該賠錢的時候沒有賠錢,把控住,那麼還是比較樂觀的。所謂心態問題,遠遠不只是了解交易策略的問題,而是了解自我、超越自我的問題。小到具體一次交易,大到投資者的人生命運問題,最終取決於人的人性、心態問題。這是一般傳統理論對成功交易員的基本認識。

期貨行業,有人說是個人英雄主義的行業。我這個團隊還是比較開放,請全國各地的朋友過來交流。有人把優秀的交易技術當做商業秘密,這種人其實不願意跟人分享。我覺得沒有太大的必要。傳統交易智慧的總結,往往是個體性的總結。這種總結的目的,是個人下定決心,按照這種方法去操作,優勢發揮,弱勢避免,自己去用,也不是給別人用。因此,對於成功的交易方法的總結,千奇百怪。第一層面,有了交易技術最重要。當有了盈利的模式總結後,才進入第二個層面,風險控制。在交易技術上找到了相對有勝算的點,第二談到風險控制,第三才是進入書面的總結。

所以,期貨行業的總結,個體性非常大。有些人總結日內交易。我也總結了一些日內交易的一些特徵規律,僅僅是我們團隊的一些經驗。也有人說,趨勢交易最重要。這種個體性的總結,走到最終、走到峰值的,我覺得是個體的修煉。國內期貨交易員無論做的過程怎樣,最終都是個人的修煉。

孔子在70歲的時候說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」。從市場的角度,要打敗我,還是比較困難的。如果我曾經輝煌過,失敗了,又輝煌又失敗,那還是自己的問題,自己被自己打敗了。所以說,如果在期貨市場要長期的,穩定的生存下去,賺到大錢,還是要靠扎紮實實的內在修養。孔子在70歲的時候說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」,我也覺得不太靠譜。如果一個交易員在70歲的時候,也做不動了。所以,如果交易員要在其後行業長期發展下去,要從修煉走向一個更加宏觀的智慧狀態。

關於修煉,我所理解的達到最高境界的是傑西里費莫,《股票做手回憶錄》的作者,這是美國上個世紀20年代最偉大的交易員。他個人對市場的認識,從個人天性來講也好,還有就是對市場交易策略的完善,這方面,我覺得到現在也沒有多少人超越他。作為個體交易員、操盤手而言,里費莫對市場交易的理解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。也沒有什麼人完整地超越過他。這個人四起四落,在二幾年的時候,賺了不少錢。但是,為什麼這個在二幾年賺了那麼多錢的人,最終是在貧困中自殺的?我感覺,作為一名個人交易員,要在市場中理性認識長期生存的話,還是要靠知行合一。人性的修煉、修養永遠都是沒有止盡的。人的本質上永遠都用非理性的一面。儘管里費莫曾經總結了很多經驗教訓,也完善了交易策略。但是,在後面的交易中,他肯定自己也違反了這些規定。

一個期貨交易員,通過修煉達到徹底的自我控制,這也是我們人生的理想。因為人本身就是一個情緒的動物。所以,期貨交易員要怎樣才能做到突破?假如說,我自己做了十幾年的期貨交易,吃了很多苦頭,交了很多學費,好不容易對市場領悟了,賺了點錢。但如果做來做去,又把自己的錢做沒了。那又在做什麼呢?所以最終還是要靠對自己的修煉,達到對交易的控制。

作為一名交易員,我想有個方向是:藉助系統科學,靠分解優秀交易員的投資心理行為科學,打造優秀交易員為核心的交易團隊,達到長期穩定盈利的目的。

一個優秀的期貨交易員,就是了解自我、超越自我的過程。了解自我,其實是個審判的過程。在投資市場,你要了解自我,必須要花很大的代價、學費。而且交了很多學費後,也未必保證就了解市場。這其中的因素非常多,涉及的學問也非常多。我們做交易,把很大精力放在市場價格波動、市場規律的研究上、對交易策略的完善等等。但是,我不可能同時是心理學家、統計學家、管理學家。如果一個人能通過跨行業的知識學習,達到自我修煉,對一個交易員來說,也是件比較靠譜的事情。

我們的期貨交易員,個人間的相互交流非常非常重要。比如像劉翔,真正比賽,是他自己在衝鋒陷陣。但是劉翔的背後,有很多統計學家、心理學家、生理學家等等指導、調整,對他提建議。一種建立在科學化管理的運動員訓練,可能更有利於劉翔的成績。包括姚明也有這樣的因素。我原來的想法是,以我為核心打造一個團隊,以我的流派找很多助手。但是,這些助手對我的理解還是有限的。後來我就想,到外面去聘用。在我們團隊以外建立一個顧問。當然,這個顧問也比較貴。3個月,一個顧問要100萬。但是我用了下後,感覺價值功能比較大。顧問來了,我發現不太一樣。假如某一天我的交易失敗了,往往是情緒的波動造成,非理性的因素,而不是說市場交易策略的問題。在反思過程中,承認是自己修煉沒到家,明天可以做的更好。前幾年我在建立交易室的時候,我還想在另外弄一個房間,做一個類似張三丰練功的房間。如果交易不理性,就到那裡修煉一下。後來交易顧問來了之後,給我感受最深的是,他們把交易員看做一個「人」來看待。人是有情緒的,人是有非理性的時候。當然,感性的時候,你有你優勢,你有你厲害的地方。後來,我發現交易過程中,周四周五和周一周二的交易,也是有差異。一個月連續盈利之後,體力也會下降。包括智力也有差距,有時候反應非常靈敏,有時候反應就很遲鈍。這些東西,交易員自己去反思的話,很難去挖掘認識,很難有比較透徹的了解。顧問給我帶來很多新的東西、理念。把我這個純粹的市場中每天打滾的交易員新的知識體系。包括傳統心理學、經濟學知識方面的知識。在一些期貨書中也能看到,但是做為專家,他們就提出來:他們在看了我很多交易後,就明顯發現,我的認識偏差。

沉澱成本是第一位。如果我自己做一個交易,虧了以後一般不是方法的問題。所以虧了以後,我就不服,我就反覆做。反覆做的結果就是如果一虧損就騎虎難下,下不來了,必須要在這個交易上扳回來。這樣一來,就是虧損越大的品種越難放棄。面對這種沉澱成本,顧問就給我提出了相應的解決方法。當我的交易中出現了這樣的問題,他們就提出3個方法手段來解決。包括風險厭惡,還有個誘餌效應。這個誘餌效應,我是第一次聽到。後來我發現非常有效果。他們分析我的交易質量最好的品種,如果同時交易4個到5個是上限,超過5個以後,交易質量明顯下降。第6個交易本身就有問題,前面5個有時候都會受影響。第6個,其實是個誘餌。第6個交易品種,其實是打亂了你原來更核心的交易質量。了解了這些以後,明顯就能控制了交易數量。另外,包括情緒放大。假如一天交易分為3節。第一節早盤9點到10點;第二節10點到11點半;下午為第三節。我就發現第二小節,10點以後,我明顯就是進攻性比較強。第一小時理性分析成分比較多;在第一小時市場給你無數信息刺激,對了錯了,賺了虧了,導致第二小時情緒化了。所以,利用經濟學、心理學的原理,了解操盤手的現狀,他們提供了一些解決的手段和方法。生理學和我們的交易,也很有關係。交易員在開盤前和開盤後,都發生很大的變化。原來我們也了解這個,但是有個朋友告訴我,這是個生理學現象。在開盤前,交易員很理性。但是在開盤後,在一些信息的刺激下,就刺激交易員做出某些行為。

另外,還有個統計學問題。統計學我們大家都沒學過。但是,怎麼用科學的統計方法以及怎樣做出有效的結論,這個統計學家和我自身去統計,差距很大很大。後來他統計後,發現我們的團隊交易有很多的特徵。交易團隊中,盈虧關聯性很大。就是你盈利的時候,做什麼都盈利,虧錢的時候,做什麼都虧錢。包括單個交易日盈利超過5%,往往有個龍頭品種。這種現象,往往有品種上線,如果超過4、5個,交易質量就會下降,他們都給了我們很多有針對性的建議。交易數量要控制。

還有市場的準確性。通過控制你的活躍性,保證你的準確性。另外,還有些管理學的市場原理。包括團隊的合作,也要講科學。從我的助手角度,既要做基金風險的管理,又要做交易流程的動態管理,也有做市場規律發現的管理,等等。

青澤:不學徐翔操縱市場,十年一夢重頭再來!

來源:每日頭條

時間:2017-01-23

◎補充教材◎
[股書怪談]

君之所讀者,古人之糟粕?~《莊子》〈天道〉
※※※
【原文】
世之所貴道者,書也。書不過語,語有貴也。語之所貴者,意也,意有所隨。意之所隨者,不可以言傳也,而世因貴言傳書。世雖貴之,我猶不足貴也,為其貴非其貴也。故視而可見者,形與色也;聽而可聞者,名與聲也。悲夫!世人以形色名聲為足以得彼之情。夫形色名聲,果不足以得彼之情,則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,而世豈識之哉?
【譯文】
世界上很多股友以為珍貴的操盤道理,可以在圖書典籍裡面找到。書藉也不過就是記載語言文字,然而語言文字的確有可能顯現最終的珍貴之處。語言文字的珍貴之處在於發掘意義,而意義又有指向之處(意有所指)。意義的指向(又稱為「旨趣」),不可以用語言文字來傳達,然而世間股民卻因為看重語言文字而勉強傳達於書藉。世間股民雖然以書藉為珍貴,我還是認為書藉算不上珍貴,因為珍貴的是「意有所指」而不是書藉本身。所以用眼頂多可以看見形狀與色彩;用耳頂多可以聽到名稱與聲音。可悲啊!世間股民以為藉由形色名聲就足以得知真正的行情走勢。那些形色名聲,確實不足以得知真正的行情走勢(未來不能被看見聽到),則知道的人不能說明,越想說明反而越不能讓人知道,世間股民豈能認識這番道理呢?
ps.
information → transformation → formula
information 資訊;語文
transformation 轉化;變形
formula 公式;招式
※※※
form in heart 成形於心 = information 資訊
trans = turns 轉變
將資訊轉變為招式
※※※
旨趣 → 指出方向
旨者指也 → 指出
趣者趨也 → 方向
※※※
資訊轉變為意向
意=第六感
眼耳鼻舌身意
「意」能指出方向
謂之意向
※※※
意者憶也
是 hard disk 儲存資訊的硬碟
也是 CPU 處理資訊的系統
※※※
很少人
能夠因為看書
而指出股票的方向
未來的方向
沒有形色可看
沒有名聲可聽
只有訓練自己的第六感
才能增加判斷力

✰✰✰✰✰✰✰✰✰✰✰✰✰



立即訂閱「◆Sage Mao」網誌,最新文章同步寄給您!本文章所提供資訊內容僅供參考,投資人應自行判斷承擔交易風險。
好友人數
快按讚,立即加入玩股網粉絲團,獲得最新財經訊息。

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

  1. |週| 2019.07.21 你會不會也在想週五的上引線預告盤勢到頂了?
  2. 7/19續多嗎!?
  3. 7/19夜盤&7/22關價
  4. 台股日報(2019.07.19)
  5. 臺灣期貨交易所股票期貨除權息公告 (契約調整生效日區間:108.07.19~10

本日最夯文章

  1. >>最後1周扣抵指數高--迎向8月會是如何開始?
  2. 心境調整
  3. 大盤籌碼分析0715 ~ 0719
  4. |週| 2019.07.21 你會不會也在想週五的上引線預告盤勢到頂了?
  5. 渣打:聯準會將採「預防性降息」 看好美股、新興股市表現
WantGoo

"免費"訂閱網誌

目前已有人訂閱。

◆Sage Mao

  • 等級:國安基金
  • 積分:131424
  • 人氣:30241
  • 關注:576
  • 文章評等:(8.83 分)
  • 文章購買:16198

*:‧\( ̄▽ ̄)/‧:*‧°★* 希望大家看我的文章會有感覺咿﹋☆

文章標籤

最新文章